中新網首頁| 安徽| 北京| 重慶| 福建| 甘肅| 貴州| 廣東| 廣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蘇| 江西| 吉林| 遼寧| 山東| 山西| 陜西| 廣東|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團| 云南| 浙江

環衛清運工清晨5點“負重”前行
2019年06月26日 11:30   來源:勞動報  

  上海強制垃圾分類的大幕即將拉開,當有市民還在發出“垃圾分類,煩!破除濕垃圾袋,臟!”的牢騷時,有一群人早已在默默無聲中負重前行。

  昨天早上5點30分,記者趕赴位于奉賢區南橋鎮的上海群欣市政發展有限公司,跟車體驗一線環衛工的日常。每個清運工日均清倒200多個濕垃圾桶,清運車上的扶梯要爬五六十次,為了趕時間還需要百米沖刺;在濕垃圾處置點,工人們早上6點就在粉碎機的傳送帶旁忍受惡臭,一站就是近12小時。

  當很多人還在感嘆不“習慣”時,看似平凡的崗位早已在“習慣”中呈現出職業的使命和擔當。

  濕垃圾驟增日夜作戰

  5點40分,駕駛員徐才平和清運工陸國強準時出現在車牌尾號為9189的濕垃圾專運車旁。雖然正式清運要從6點開始,但是,他們都習慣早點來到單位,為新一天的工作做好準備。

  2011年,奉賢區南橋鎮啟動垃圾分類試點,今年年初實現118個小區全覆蓋,并于6月15日前完成定時定點小區撤桶全覆蓋。

  多年來,垃圾分類工作每前進一步,對于負責南橋鎮所有小區垃圾清運的群欣市政來說就是一次新的考驗,對于每一個環衛工人來說,承擔得也更多。

  如今每天等待陸國強和徐才平的,是近50個點位上200多個裝得滿滿的濕垃圾桶。“前幾年,半天也收不滿一車濕垃圾,今年就不同了,濕垃圾揀出量明顯增加。早班從早上6點到中午12點,3噸的清運車,有時拉三車也裝不完。只能依靠下午、晚上班組的連續作戰,才能勉強應付目前的高峰期。”陸國強說。

  帶鉤鐵棒成標配

  徐才平和陸國強都是奉賢本地人,不同的是,54歲的老徐是環衛行業的一名“新兵”,而57歲的老陸則是從業十余年的“老將”,盡管搭檔才一年多,但老哥倆已是工作默契配合的好伙伴。

  “老徐,好好檢查車輛,不要出啥狀況。”陸國強一邊說著,一邊從車間里拿出一根一米多長的帶鉤鐵棒。“這能派啥用場?”“等會你就知道了”老陸故作神秘地回答記者。

  6點,清運車準時出發,15分鐘后,到達了第一個收運點,立新路上的金葉小區。志愿者張阿姨早就等候在那里。“老陸,今天濕垃圾有6桶,你檢查下,分得怎么樣?”老陸動作麻利地打開桶蓋,一股隔夜的餿臭味迎面撲來,但他好像沒有聞到一樣,拿出之前準備好的鐵棒,伸到每個桶底鉤了幾下。“非常好,幾乎沒有塑料袋。”

  接著,搬桶,把桶掛上隨車起重設備的吊鉤,按動按鈕,幾乎一氣呵成,6桶濕垃圾很快就被傾倒進車內。近百斤的濕垃圾桶在他的手里就像玩具一般,此時的老陸也完全不像一個年紀已近六旬的人。

  車子隨后趕往下一個收運點。老陸向記者解開了鐵棒的奧秘。“就是用來檢查濕垃圾分類的,每輛濕垃圾運輸車上都配備了一根,如果濕垃圾桶內有塑料袋等雜物,基本上都會被鉤出來。這么做,既是為了檢查小區的分類質量,也能減少后端粉碎處置的麻煩。”

  一天攀爬幾十次

  一個點、兩個點、三個點、四個點、五個點,半個多小時,老陸已經搬運清空了三四十個濕垃圾桶。每次到達清運點附近,他幾乎都是朝著目的地一路小跑。

  “沒辦法,第一個批次如果不抓緊時間,到了上班高峰,清運車進入小區,會影響居民的開車出行。而且,我們必須在7點半前,盡量把一車裝滿,送往垃圾處置站,不然路上就會擁堵,影響后續的裝運。”徐才平解釋道。

  7點15分,清運車到達一個名叫運河新村的老舊小區,小區內路窄車難開,徐才平無奈把車停在一旁的馬路上。此時,老陸下車的動作明顯比之前遲緩不少,但下車后,依然甩開步子,沖向了50米外的收運點。不一會,他一人拖著兩個垃圾桶走了過來,不顧臉上的汗珠,全力重復著之前的清運動作。當聽說還有兩桶垃圾需要傾倒時,徐才平也離開了駕駛位,跑向收運點,一起幫忙搬運。

  記者注意到,自從離開第五個收集點位后,每次清倒完垃圾,老陸都會順著車上的六級扶梯爬到車廂的頂部,用鏟子把堆積在傾倒口的垃圾盡量往密閉車廂內部推。“這個時候的濕垃圾,有不少是玉米殼、瓜果皮等,體積比較大,只有這么鏟幾下,才能留出更多的空間。”一個多小時,老陸上上下下已不止二十次。而每天,這樣的攀爬動作,老陸要做五六十次。  沒有抱怨只有習慣和堅持

  7點30分,滿載著濕垃圾的專用車駛離城區,開往位于城鄉結合部的群欣市政濕垃圾處置點,進行粉碎和發酵堆肥。盡管早上微有寒意,但是老陸的上衣已經汗濕了一大片。“今天還算好的,如果天再熱點,衣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起碼要三次。我也習慣了,這個崗位的工作量再大,總歸要有人去干。更何況現在從公司到社會各界,對我們環衛工很重視,沒有道理不去干好。”憨厚的老陸如此說道。

  到達處置點后,只見四五個工人正全神貫注地站在垃圾粉碎裝置傳送帶旁,有的把垃圾推進攪拌機,有的挑出濕垃圾中零星的布條、塑料帶等雜物,還有的緊盯著出料口的一舉一動,完全沒有注意到垃圾清運車的到來。

  站點負責人胡師傅告訴記者,以前每天也就七八車濕垃圾,20噸左右,可是現在猛增到15至16車,重量超過40噸。“四個人在崗根本完不成任務,不得不增加一個人。從早上6點到晚上6點,除了半個多小時吃中飯,基本不歇。實話說,這活比以前累多了,但是不及時處置,難道讓濕垃圾在小區里發臭?只有大家再堅持堅持。”胡師傅說,不久站里又要增加一臺處置設備,到時情況會好很多。

  六個多小時的采訪,面對垃圾分類帶來的變化,沒有牢騷和埋怨,“習慣”、“堅持”是這些環衛工人說得最多的話。當夜幕降臨,陸師傅們歇息片刻后,又一次出發了。(勞動報記者 胡玉榮)

注: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   編輯:王丹沁

5
熱點視頻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聞網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專業媒體、靠譜新聞。
圖片報道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常年法律顧問: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
欧洲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