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首頁| 安徽| 北京| 重慶| 福建| 甘肅| 貴州| 廣東| 廣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蘇| 江西| 吉林| 遼寧| 山東| 山西| 陜西| 廣東|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團| 云南| 浙江

對話VC黃海濤:商業的原點是需求,早期風險投資存在用認知去打破未來的機會
2019年06月28日 20:20   來源:中新網上海  

  中新網上海新聞6月28日電(曹卉) 在創投圈,有一句調侃的話用來總結創業公司的變現路徑,“To B To C, To VC ,To BAT, To IPO”。上海智能產業創新研究院院長、領復資本合伙人黃海濤,就是創業公司在尋求早期資本注入時可能會遇到的一名VC老將,可他并不會是創業公司的變現之門。

  黃海濤于2000年就已經開始在復旦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從事風險投資,他形容那個時候的VC界,“做風投,要么國資要么美元基金,從VC界聚會一間會議室就能擠滿全行業,到現在一塊磚頭掉下來,砸到的都是天使投資人。”黃海濤親歷和見證了風險投資界20年的路程和風風雨雨,對人性——不可戰勝的思考也越來越清晰。

  近20年的時間,打磨出來的不僅僅是對項目極高的敏感度,更是其看清問題本質的能力和如何快速應對的行為操作。風險投資,意味著風險在前而回報在后,想得到回報的前提是要極其深刻的認知這個商業可能存在的道德風險,盡量規避政策調整可能帶來的不必要的麻煩,也包括提高對新興行業的認知速度以及遇到挫折后的感受和自我的重新再認知,這些統統都要融入到自身的認知系統中。

  黃海濤說,世上并沒有可套用的投資公式與共識,如果想在這行業存活得久一點,早于財務報表反映現象之前的嗅覺必不可少。

  相比,針對部分媒體描述的資本寒冬,他更堅信這是近年來最佳的投資機會正逐步而來的步伐聲,因為價格正在越來越接近價值的臨界點,行業也在逐步回歸到投資的本質。

  之所以說他不是創業公司的變現之門,并不是說沒有投資失利過。作為一個超早期投資者即便有著種子輪投資5年時間7成以上的較高生存率的戰績,也無法保證要不得不面對清算甚至是創業者跑路的窘境。而在日積月累的投資實踐中,對于投資與割肉,黃海濤有了另一番感悟。他認為“所謂割肉,不僅僅是錢不再投了,時間和精力也不會再投的。有時候就得當做從沒投過這個項目。”

  黃海濤把商業的原點,歸結為“發現有人買單的需求”,技術的價值不在于技術的實現難度而在于客戶支付意愿的高低。他不怎么說情懷,把情義和生意區分得很干凈,教其他年輕的投資經理做投資時多用量化的思維思考,而非感性化思考。在我做采訪前,曾在線開了一個項目投決會,他反問投資經理,“什么叫未來發展應該不錯?具體的市場有多大你算出來了嗎?做投資人,最要分清楚創業者傳遞的信息中預期和事實的差別”。

  以下,是與黃海濤聊天時的記錄。

  中新網上海:早些年,您做風險投資,IRR數據能達到多少?成功案例有哪些?

  黃海濤:2000-2006年我投的項目,只有一個是微虧的,其他都是有盈利的。有一個項目是微賺,IRR有17%。但17%按照五年的時間比來算,是虧的。我舉第一個套現退出的項目吧,2001年我們投資了復旦金科100萬,然后2002年是180萬退出。還有退出的比較大的復旦水務在2007年退出部分6倍以上,剩余的將以不低于100倍的回報于近期退出。另外還有幾家,雖然沒有增長,也未退出(應LP要求)但通過分紅也有著少則7-8倍高則20倍以上的回報,由于早年的很多項目都是平價投資進入的,這種情況即便是分紅也能在2-5年內拿回投資本金。

  中新網上海:所以,您在天使投資時,不喜歡長期陪跑,而是第二年第三年有新基金進來就退出?

  黃海濤:其實,做早期投資,大家都希望一年兩年可以出來,但至少我進去的時候,是做好了思想準備,這筆投資可能要等八年可能十年甚至十二年再退出的。因為企業家的成長是有周期的,再強的學習能力,也需要5-8年的時間才能相對成熟,行業的學習也是要有時間的,所謂隔行窮三年的老話,在一個有歷史的行業里是無法避免的。要有種樹的心態,不在乎它短時間的波動,才能做早期投資。

  中新網上海:現在的投資環境,和20年前投資環境相比,有什么變化?

  黃海濤:20年前做投資,我們基本上說百里挑一。 從概率上表達,就是企業是有百分之一或者二的成功率能活下來的。我們看一百個項目,就可以投一個項目。

  現在做投資,可能真的看了有一千個項目卻不一定敢出手了。可以說,我們現在的投資節奏越來越慢。這些是有原因的:一是創業者數量近期是下降的但比起二十年前要多得多;二是在宏觀經濟增速下降的大環境下很多行業的機會不那么漂亮。現在VC在大量資金的推動下,有大量的人進入賽道,無論的創業者還是投資人,但任何一個時代能夠賺大錢的機會就那么多,這導致我們篩選項目的成本大量增加,項目的成功率也會隨之下降。

  現在的投資環境,讓我們做投資的難度比以前更難了。不過VC本來就是一個每五年淘汰95%的行業,無論機構還是從業者。

  中新網上海:這么說,現在不是投資的好時機?

  黃海濤:不,現在我覺得是投資機會越來越近了,因為價格越來越接近價值。

  我剛剛在開投委會,講一個醫療項目,你在旁邊也聽到了。這個項目很明顯,有可能他今后一年的利潤也就一兩千萬,怎么能夠支撐他一點五億的估值?但這個項目上一輪估值已經1.2億,我們高價格進去之后能退得出來嗎?價格趨近理性,才是做投資的好時機。

  前兩天看到一個項目,說企業上市了,天使投資人獲得了40倍回報。這是值得慶祝的事情嗎?我們聽了都哭笑不得,這在當時是多大的泡沫進去的啊?早期投資到上市,如果沒有500倍以上的回報,這樣的天使投資,根本不足以抵擋你的風險。

  天使投資的風險很大的,你就算最快的一個企業上市,怎么也得五年的成長。無論是一個企業的成長,還是企業家成長,它都是有時間周期的,沒辦法,人的學習曲線就在那里。五年到八年,我們站在宏觀行業的角度來看,有些行業更新的速度太快了,企業家還沒有成熟,這個行業已經成熟,就又被顛覆了。

  所以,所謂的資本寒冬讓價格趨于合理,會讓投資機會的越來越接近。

  中新網上海:一般什么樣的人,你會投?失敗過的人,你會投嗎?

  黃海濤:我一直說我喜歡投三種人。第一種,我很愿意投女性做到500強或者大企業的高管,在生完小孩后第一次創業的。第二種,我愿意投從學生時代就開始折騰生意的人。因為所有的老板都是有實習期的,不可能一下子上來就能做老板,年輕就是最大的資本。他一定要摸爬滾打過,有膽子敢去承擔這種風險。我愿意投這種人嘗試多了才會有機會。第三種,賺過錢的人我愿意投,不是說靠著行業紅利沖進來賺過錢的,可一有競爭就立馬放棄的那種。

  失敗的人,如果是一次失敗,我不會介意。但是總是失敗,失敗多次我會很謹慎。我一直有一個觀點,在中國失敗一百次抵不上一次成功。如果一次失敗,可能是運氣不好;三五次都失敗,這個人是肯定有問題的。

  當然我現在也在觀察第四種人,技術人員第二次創業的。

  中新網上海:為什么青睞做到全球500強的女高管,生完小孩第一次創業做投資?

  黃海濤:你想過早期投資的本質投什么嗎?本質上,我們要投的是企業家的價值洼地。怎么解釋企業家的價值洼地?就是它的價格不高,但它價值遠遠超過當時當期的市場價格的企業家。

  如果說男性45歲以上500強高管,他出來創業,有一堆的投資人要投他的,這是白馬。白馬是我不愿意投的一種,其一估值極其高。其二如果說從創業到成功是0到100,但從0到1的失敗率并不比其他新手低, 500強的高管習慣在大的平臺上,有各種資源充分支持,有各種充分的信息方便去做決策。但離開了500強的平臺后,在資源信息不充分甚至嚴重匱乏的情況下打仗是這種人完全不適應的,無論經驗還是心理。他們都很難過0到1,往往老手可以打10槍的錢只夠他們打1槍。當然過了零一之后,尤其是從10到100它會發展得很好。

  全球500強的女性高管不一樣,在這個男權社會里,女性能在500強里面做到高管地位肯定有過人之處,絕對不是光靠溜須拍馬就能獲得競爭的勝利。她的能力或許比他的同級的男性要強,才有可能處于這個位置。 

  第二點,中國女性面對的社會責任首先是生育,哪怕她有機會創業,在小孩出來之前都不太會輕易去創業。所以這才是我說的企業家價值洼地。而男性,如果有一顆創業的心,往往在年輕的時候就會嘗試做老板了,打工到45歲以上才想創業的,很多是失業型創業,并沒有一顆企業家的大心臟。

  第三點,女性經歷了生育,也就走了回鬼門關,沒什么痛苦是不能忍受的,沒什么矛盾是不能看淡了,相對的韌性,寬容度都更好。

  中新網上海:聽說,您投資了soul這個社交APP,為什么投這個項目?

  黃海濤:現在你會認為soul是那種高精端的人群線上聚集地,但是當時投這個項目的時候還不是。我和我南大一個校友也是我另一個基金的合伙人鄔健敏,閑聊你剛才問的一個話題,什么樣的人我會投?當時我就說了這三種人。

  過了一禮拜,她和我講,有個人正好符合你的投資要求,就是你說的第三種人,女性高管生育后第一次創業,你過來談一談。我和創始人交流了20分鐘,和鄔健敏確認,人完全沒有問題,靈魂社交也是社交的一個模式。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小的品類,陽光大道的社交固然好但千軍萬馬,如果soul如果能做到品牌即品類那就會成功!再小的品類也會有機會,做小池塘最大的魚也沒什么不好。

  我那時候投的時候是1700萬的估值,昨天的消息剛完成新一輪融資,估值15億美金。

  中新網上海:可否介紹一個您目前最想介紹的項目?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嗎?

  黃海濤:有啊,衣庫是我目前想推薦的一個項目。為什么說有趣?他是我連創始人面都沒有見過就投資的項目。但是這個項目里的數據所表現出來的優勢就足夠讓投資人心動了。之前我投過一個有些類似的項目衣櫥大爆炸,很可惜,項目沒跑起來。

  中新網上海:同樣做投資,VC和PE是不一樣的。您為什么選擇VC?

  黃海濤:投資行業都是屬于有彩票效應的行業,所以別人說的確定性,其實依舊存在不確定因素。后期投資,拼的是資源,價格,不是投資人的判斷力。簡單來說,大家都知道這個項目好,你能低成本進去嗎?這個很關鍵。

  而早期投資很考驗我們的判斷力,但也是我們可以用認知去打破未來的機會。做投資,大家都看不懂的時候,它的投資價值是最高的,大家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但都算不清的時候往往是價格最高的時候。但等到靴子落地,所有的東西都是用財務數據說話的時候,增長又相對平穩之后就并不性感也不會算不太清楚了。

  中新網上海:人工智能領域,目前您會關注什么樣的項目?

  黃海濤:我們重點看工業無人化改造,服務業的無人化改造,傳感器等元器件如果能滿足現有主流產品性能九成以上,但價格在二成甚至一成以內的項目。此外,將人工智能跟醫療結合起來的項目,也是我著重的點,緣于我們復旦這些醫院有大量的數據基礎。 另外細胞治療,免疫治療腫瘤,干細胞治療器官衰竭或者器質性病變也是我密切關注的領域。醫美,抗衰老的除外。

  所有干細胞項目如果主推抗衰老美容,在我看來不是嚴肅的醫療項目,無法客觀評價。(完)

注: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   編輯:曹卉

5
熱點視頻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聞網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專業媒體、靠譜新聞。
圖片報道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常年法律顧問: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
欧洲快乐时时彩